“党组织就是我的家”——记荆州市粮食局退休干部、96岁老党员陈文秀

来源:荆州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作者:荆州市人大常委会办公 2017-09-05

采写96岁老党员陈文秀的事迹,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初次从她的朋友、同事口中了解她的举动,我们一时很难把这位平凡、孱弱的老人和她的行为联系起来:

她克勤克俭一生,为什么却要将毕生积蓄作为党费上交?她叮嘱机关党组织不要宣传、拒绝采访,在付出中选择沉默,又是图什么?

她一碗米饭吃到发霉,为什么面对朋友、同事借钱却慷慨大方?

她守原则“不近人情”,为什么却从来不缺少温暖簇拥?

我们一直在追问,寻找一个可以为她的人生轨迹、为她的不同寻常作出合理解释的答案。

我们一次次走近陈文秀的朋友、同事和老领导,我们渐渐有了叹服,有了敬仰,有了夺眶而出的泪水,有了触动心底的感动。

“党就是我的家,暖了我一辈子”

5月27日上午,在96岁老党员陈文秀委托下,市粮食局将其一笔10万元党费转到了市委组织部账号上,老人将她的身份证、存折、密码等全权委托给局党组织去办理。

这10万元,几乎是陈文秀的全部积蓄。陈文秀1921年出生,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退休于市粮食局。她17岁时,父亲过世,由母亲拉扯其与弟弟长大。30多岁时,母亲过世,次年,弟弟病逝。终身未婚未育的陈文秀,将毕生精力全部献给了工作。

目前,陈文秀患有冠心病、脑萎缩等多种疾病,去年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手术时,是粮食局工会主席张雄心、老干科长周立群作为家属为她签的字。“推进手术室前,陈大姐就叮嘱我们一定要把这10万元党费上交,担心自己下不了手术台。”周立群动情地说,考虑到生活和治病,大家都劝她留下这笔钱。但她说,“我一个人也花不了多少钱,顺其自然治疗就好。”

“党组织就是我的家。”陈文秀对市粮食局党组织说,这笔党费,是她对这个温暖的家一次深切眷恋的表白。

几十年来,在市粮食局党委爱的接力下,她体味温暖,收获感动,感念党恩。市粮食局老干科、老同事、同事子女……陈文秀床头大大的通讯卡上,密密麻麻地写有来自各方的电话,有什么需要,不管打给谁,谁都会随叫随到。

“没有党,没有大家,日子哪会这么舒心!”陈文秀很满足,她觉得她赶上了好时代,遇上了粮食局这帮好心人。

“单位的应急车,经常为陈大姐服务。”老同事晏晓宁说,陈文秀身体若有不适,局里会立即派应急车送其到医院。2000年以后,陈文秀老人身体远不如从前,上下楼基本靠背,每次送医或从医院将其接回时,市粮食局领导都是亲自或安排人将其背上背下。

“是党给了我家的感觉,一辈子都不能忘。”身着一件老式格子上衣、一条老蓝布裤子的陈文秀,身材显得异常瘦小,但就是从这瘦小身躯发出的话语,却字字铿锵。

“当每月只需交几毛钱党费时,她就开始交10块钱了。”住陈文秀对门的老同事杜尚志感叹说,“这可是她当时每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啊。”

“陈大姐交党费从来不用催。”老同事晏晓宁回忆说,与大多数党员不一样的是,陈文秀每次都是自己主动送过来。

“她的每一笔党费可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老同事彭信白说,陈文秀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与党同龄,也是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感激党,不能忘记党。

……

关于党费,大家记忆的闸门“嚯”地一下打开。透过这扇门,笔者看到了一个更加立体的老党员形象。

“为党奉献终生,是我的毕生追求”

从1951年到1990年,陈文秀画出了自己人生最美丽的弧线。这39年间,她视工作如生命,她用坚实脚步印证了始终追随党、以组织为家的铿锵誓言。

“她工作起来真是不要命啊。”老同事杜尚志微闭了一下眼睛,“三年困难时期,原荆州专属粮食局计划科通宵加班是家常便饭。”他说,当时陈文秀脑子里每天萦绕的除了算盘,就是报表,为不耽误粮食调度、输出,她总是夜以继日地赶进度,“到了深夜,如果哪盏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那一定是陈文秀在伏案工作。”

“她心里没有自己,只有工作。”在老同事杨高群的记忆中,陈文秀是把工作当作一种神圣使命在完成。

一次,杨高群和陈文秀一起到监利调查中早稻产量。因为前一天晚上下了很大雨,当时乡镇与乡镇间没有通车,也没有自行车。监利县粮食部门的同志便请杨高群跟陈文秀说,可否推迟半天,待道路的渍水退了后再去。陈文秀听杨高群说后表态,既然都计划好了,就按计划来执行。实在不行,就步行去。“我打着赤脚,走了十多公里,脚都磨破了皮。我们很想歇一歇,可看到陈文秀仍在坚持,便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与劳累相比,更难克服的是不断袭来的饥饿感。林发隆苦笑着说,那时候办公楼前有他们自己种的红薯、白菜,饿急了,陈文秀就跑去挖两个红薯给大家蒸着吃,“有时候也煮白菜汤喝,虽不能解决大问题,但能哄饱肚子。”

优良作风是陈文秀心中的丰碑,走到哪,带到哪。

在工作上,陈文秀是粮食系统有名的铁算盘,地方遇到灾情后,她划拨粮食数据精准;若是有人找她开后门,想多划拨绝不可能。她的分管局长对她的调拨百分百放心。

生活上,亦是如此。“本以为可以吃顿好的,没想到彻底傻眼。”老同事苏光华还记得跟陈文秀一起下县市的一次经历,“怎么也得搞盘肉吧,粮食局在当时可是很牛的单位呢。”可到了吃饭时间,陈文秀却只点了两个菜:煎豆腐、青菜,苏光华顿时傻了,但内心却对陈文秀肃然起敬。

“这样的事例数不清。”林发隆摆摆手,以示对陈文秀这一作风的肯定。1981年,一次到洪湖开会,当天适逢陈文秀60岁生日,当地的粮食部门想给她庆祝一下,即上午开完会后,下午带她到汊口看一下洪湖,然后再合张影,“车票都买好了,但被陈文秀知道后,马上拒绝。”

然而,陈文秀的“不近人情”,又与她的热心快肠达到了一种完美契合。

1978年,同事甘承荣要做阑尾炎手术,当时甘承荣老婆刚从乡下上来,摸头不是脑。陈文秀就陪着甘承荣去医院做手术。手术后,还义不容辞照顾甘承荣,并安慰甘承荣的老婆不要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不管是谁经济上有困难,找她借钱,她从来都不拒绝。”杜尚志十分感激陈文秀在他生活上周转不过来时,给予他的无私帮助,“不光是我,很多人都享受过这种帮助。不过,后来一些人借了钱没有还,但她也从不提及。”

这种慷慨,陈文秀却一点都没用到自己身上。“多少年不添一件衣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衣服还在穿。”老同事周再云心疼地说,她在外面买一碗米饭,吃不完就带回家,下顿接着吃,再吃不完,就再放到下顿,她说粮食来得不容易,决不能糟蹋。

“她在医院被检查出严重营养不良,这都是她长期舍不得吃舍不得喝造成的。”老同事周琼无奈地摇摇头,“一个馒头也要吃到发霉,她就是这么俭省,别人劝也不听。”

1982年到1985年间,陈文秀连续四年被原荆州市地委、市机关工委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1983年出席了全省第五次妇女代表大会。

“我是党员,要时刻牢记党的要求”

简陋陈设,是老人简朴一生的告白。

走进不宽敞的客厅,身体虚弱的陈文秀正静静地坐在老旧的沙发上休息。她左手边的书柜里,琳琅满目地摆放着《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三中全会以来》……这些书籍历经岁月摩挲,书面已泛黄。

这里,是陈文秀的精神世界。

在陈文秀房中,除电视机、电冰箱外,几乎找不到一个物件,与现代接轨。打开那台外表斑驳的冰箱,里面仅有一颗包菜、一包红小豆、一小包大米。

“生活清贫,但绝不会占公家便宜”,原老干科副科长李和新回忆,记得一次单位在做维修,恰巧,陈文秀家的玻璃窗也坏了,局里就让维修师傅帮陈文秀一起修好了,事后陈文秀坚持给钱,说决不能给公家添麻烦。

“这可是她的一贯作风。”同事杨高群回忆,1977年腊月二十八,他想带点面条回家过年,便托当时沙市粮食局的同志买了5斤蛋黄面。“结果在办公室被陈文秀看见了,她说我这是搞特殊化,让我把蛋黄面退到粮食局机关食堂。”杨高群说,陈文秀认为,别人在粮站排队都买不到的物资,他托关系买到了,其他人会对计划科有想法。

杨高群还记得,有一年春节,荆州区粮食局给陈文秀送了一条鱼,担心她不接受,事先跟陈文秀科室的人说,放在陈文秀的家门口。陈文秀知道后,用脚从四楼把鱼踢到了一楼。

“即使退休后,不管谁去看她,可不能带东西。”粮食局老干科第一任负责人张朝清告诉笔者,陈大姐原则性特别强,今天你带了东西,过两天她会加倍送给你。她总说,耽误了大家时间,不能再让大家破费。

市粮食局领导介绍,陈文秀科室有6个人,其中有2位正县、3位副县,而她当时受年龄年制,在科长的位置上工作了25年,但从未向组织发过牢骚。

陈文秀的好作风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人,市粮食局的家属、晚辈们也都愿意为她多做点事。

“看到她,我就像看到自己的妈妈。”老同事周再云说,逢年过节,她都会把炸好的春卷、炒好的肉菜等送一些过去。

“陈伯伯最喜欢吃蛋炒饭,我们做了好吃的也会给她送一份。”说话的是陈文秀老同事的儿媳妇陈平,她告诉笔者,婆婆与陈文秀是好姐妹,对陈文秀曾照顾有加。如今婆婆虽已过世,但照顾陈文秀的接力棒不能丢,“水费、电费都是我们帮陈伯伯交,有什么体力活,我儿子也会来帮忙。”

“她喜欢看《当代老年》杂志、《参考消息》等报刊,我们都是一天不落地给她送过去。”李和新记忆犹新,“她热爱生活,关注社会,这我们一定要尽力满足,最近她还说要学习如何使用微信呢。”

“1990年以前,陈老都是在原粮食局党委副书记周竹筠家过春节。”市粮食局老干科孙小玲介绍,周竹筠的父亲是陈文秀原来的科长,两家也算世交,后来由于陈文秀身体不便,便开始在自己家过春节,但大家对陈老的关心关怀从不曾缺席。

……

点点滴滴,在陈文秀内心汇成一本账,上面记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温暖,来自这个时代的甘甜。而她,所能做的,便是要竭力回报……

依照老人不宣传的意愿,笔者是以市粮食局晚辈的身份探望的她。而这种形式,也让我们从侧面更加真实地触摸到了这名老党员一心为党的赤子之心。

加入收藏